【万博正网】新万博manbetx体育娱乐正网
当前位置:  万博正网 > 娱乐图 > 明星资料 >

从好歌曲四强到新歌声首轮止步项亚蕻的淘汰值得我们深思

  大项的淘汰充满了各种无奈,并非因为他没发挥好,也不是因为节目组的偏爱,是整个大环境的各种因素造成的。

  2014年初,滚君在《中国好歌曲》的舞台上第一次听到了这位南方摇滚小伙的歌声。他只用了一个“伤”字就让四位导师几乎同时推杆。蔡健雅激动地说,就这一个字,让他们魂都飞起来了!”

  当时刘欢这么评价《伤》这首歌:“这十几年,在中国也好,包括在全世界范围内,摇滚已经开始变成另外一种味了,他没有原始的那种爆发力了,核心的东西都在退缩。所以今天在中国还能听到如此遊冲击力的摇滚,真的是非常好。”

  之后项亚蕻凭借这首歌,一路上披荆斩棘,最后夺得了那届《好歌曲》的四强,同期的还有霍尊、莫西子诗、张岭。

  两年后,项亚蕻再次出现在了《中国新歌声》的舞台上,盲选以一首《Dont Cry》被汪峰收入战队。

  而最近,在第一轮淘汰赛既汪峰5强争夺战上,他却不敌“同门”蒋敦豪惨遭淘汰。

  很多歌迷都为他鸣不平,滚君也觉得他唱的这首《空空如也》无论从唱功的展现还是情绪的传达,都已经是非常棒了。

  他在舞台上的动作、眼神以及腔调,无不透露出了叛逆青年身上的那股狠劲,让人看的十分过瘾。

  虽然滚君也觉得他比蒋敦豪唱的《乌兰巴托的夜》有特点,但被淘汰就是被淘汰,问题根本就不是出现在演唱本身

  这一届《新歌声》聚集了项亚蕻、刘文天、吕俊哲三位摇滚唱将。虽然摇滚一直是音乐选秀标榜“青春、热血”必不可少的工具,但在后期的淘汰赛,同一风格的歌手一定不可能出现两位。这是节目组保持多样性以及收视率相当重要的一点。

  所以其实滚君猜想,在决定将项亚蕻和民谣歌手蒋敦豪分在一起时,大项的失败或许就已经注定。因为刘文天和吕俊哲分在了一组,他们之间必定会抉择出一位胜者。

  上面也提到了,选秀拿摇滚只是当一个贴有“热血、激情、梦想”的标签,它们小心翼翼地把握着分寸,生怕控制不住。再深刻的叛逆与控诉在电视舞台都显得徒有其表。

  而电视节目欢迎的摇滚,一定是内心温暖,并充满希望的,汪峰在节目中就多次强调了节目的这个导向。(一是在刘文天的盲选,二是刘文天与吕俊哲的对决)

  所以,大项选择这首对现实生活带有很强挑衅意味的《空空如也》,或许早就做好被淘汰的准备。

  反观战胜吕俊哲的刘文天,他的选择就是一首经典抒情摇滚,空中铁匠的《I Dont want miss a thing》,表达的是在绝望处的爱与希望。

  近几年,大陆音乐市场出现的最严重的问题就是,电视选秀成为了优秀歌手唯一的输出渠道。任何音乐播放器、媒体、排行榜都没法和电视平台相提并论。

  本来需要有乐队才完整的摇滚乐也成为了牺牲品。乐队主唱单飞,寻求个人发展,选秀节目变成了跳板。

  而仔细想来,在中国除了汪峰,还有哪一位自称为“摇滚歌手”的歌手是通过个人名义发展起来的?

  中国的苏见信也好,国外的很多摇滚歌手也好,大都是在乐队发展到顶峰后才选择的单飞。

  滚君清晰的记得,滚石乐队在多年前说过这样一句话:我们如果不重组,根本就无法和MJ相提并论。大家看重的是The Rolling Stones,而不是Jagger或者Keith Richards。

  1985年前后,已离开乐队的主唱Roger Waters开始独立巡演,而Pink Floyd乐队也继续出专辑与巡演。Roger Waters说过这样一件事:“记得有一个晚上,我到辛辛那提表演,在一个6000人的场地,大概有2000个观众。而他们在隔壁的一个足球场,有60000个观众,唱的都是我写的歌。”

  所以乐迷大都还是只认乐队这块牌子。而且创作方面也是,摇滚一定是几个臭味相投的乐手在一起琢磨的事,必须依赖于团队。

  当然,滚君不是对大项离开释魂乐队的行为提出质疑,而是说目前电视选秀这种只选择单一歌手的模式确实不适合摇滚。

  综上所述,大项的淘汰充满了各种无奈,并非因为他没发挥好,也不是因为节目组的偏爱,是整个大环境的各种因素造成的。

  套用汪峰的一句歌词:“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,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,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,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。”

  国内最大的音乐新媒体。每天推送各种让你尖叫到爆的资讯和视频。关注我,你就是摇滚客!